三百六十七

别害怕风与晨曦眷顾你

【林秦】秦科长不过圣诞

【话唠流水账,还是没赶上末班车,不修了,本来想走性冷淡风结果到后面还是放飞自我,这见鬼一样的排版】

【1】
       秦明合上手头的最后一份文件,一直处
于工作状态的眼球终于得到了片刻的休息,他扭动发酸的脖颈,用手指轻轻揉了揉眉心。长时间在灯光下对着这些白纸黑字和繁杂的数据,饶是秦明这种工作狂也吃不消。他抬手看了一下腕表,已经八点多了。
      空腹感在得知时间的一瞬间潮水般涌来,他还没吃晚饭,好像冷的天特别容易饿。秦明拢起双手哈了一口热气,被寒冷袭击的指节倒未至于不能弯曲。
      静听四周,除了暖气运作的声音外,只有和他腕表同步的挂钟秒针转动“咔哒咔哒”作响,他一个人沉在寂静的海洋里,连楼下碎纸机吞吃着什么的声响也能恰到好处地漫进他的耳蜗。
      过度熟悉的死气沉沉。
      秦明突然想起来,李大宝告诉过他今天是24号,晚上是平安夜。

【2】
      往常热爱工作的大宝今天下班时间一到就收拾东西准备走人,期间不忘每天的例行事务和乐趣所在,不怼怼秦明就浑身难受。
“老秦我可先走了啊,今晚平安夜宝哥哥我有人约”
      她边说边摇头晃脑地哼着歌,言下之意就是哈哈哈哈哈哈老秦你看看你要过圣诞了也没人约。大宝得意得凳子都要踢翻了,秦明仍旧看着手上的文件,头都没抬地说道“又去相亲?第几次了。”
       大宝顿时不乐了拍桌怒起“哎不是,老秦我在你眼里除了干活就只能相亲了?我虽然姻缘路上波折但还是有很多帅小伙争着和我做朋友的好不好。”
“他们只是为第一次遇到长有女人特征的同性感到兴奋,这种心态普遍称为猎奇心理。”
      “我…!”碍于淑女风度她没把接下去的话说完。李大宝有一句妈卖批她背后的中指已经帮她讲了。她冷哼一声拎包走人,在门口的时候假装不经意实则故意到瞎子都能看出来地大声说到“涛涛都早就走了,估计是陪宝宝过圣诞了。单身狗老秦却大冬天的还在这里看文件。哎呀,世态炎凉。”
       秦明的手顿了一顿,良久才淡淡吐出一声“出去。”
“出去就出去,我还不稀罕待了。”
       大宝临走前还是偷偷回头瞄了秦明一眼,她敬爱的秦科长仍然埋首文件之中,只是眼神表明他已经处于放空状态。她顺手带上门后叹了口气,低低骂了声“死傲娇”

【3】
        咖啡不知不觉中早已凉透了,秦明下意识地去端咖啡却被杯壁冻得瞬间缩回手时才意识到这个事实。他的手指在那停留了一下,转而去摸放在旁边的苹果。
        苹果是林涛昨天给他的,不太新鲜,温度和他那杯寂寞地打着转的咖啡差不多,同样冻手,但秦明很饿。仔细冲洗过后他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在口腔内弥漫开来的是这种果实独有的清香,酸冷的果汁犹如柔软的霰弹喷射在他舌尖和口腔深处。
       他靠在办公桌上咬着苹果,这个时候才有闲情逸致发现窗外纷纷扬扬的是为何物 。
       下雪了。
       窗台上早就积起了薄薄一层亮白,从云端坠落,轻轻巧巧的雪片有如少女裙摆,和风配合默契,无规则却优美地跳着,旋转着直到归于尘土。为圣诞节量身定做的一场雪,体贴地温柔下着。
        那些情侣应该会很高兴吧,秦明将果肉连带粗粗拉拉的果皮一同吞咽而下。
        林涛。林涛这个时候会在做什么。
        肯定和宝宝在一起。林涛的宝宝该是很娇小可爱的,秦明没见过但可以想象得出来,肤白乖巧,温顺粘人,发梢微微打卷如兰花花瓣。秦明和林涛待了那么多年,他的口味清楚得很。或许现在林涛正和他的宝宝走在街上,为她拂去发上的雪;或许会正搂着她蜷在家里的沙发上,耳鬓厮磨;或许会正和她在一间人少而又浪漫的馆子里烛光晚餐。他们会牵手相拥,他们没有槲寄生也会彼此亲吻。
       像有什么在叩击着心脏,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想什么想,关我什么事。秦明自嘲一般勾起嘴角,顺手把苹果核扔进了垃圾桶。

【4】
       走进步行街的那一瞬间秦明就有点后悔了。虽说街上并没有比以往拥挤,甚至因为下雪的缘故人少了一点,但任然随处可见被女孩挽着手臂傻笑着的男人、在小巷偷偷拥吻的情侣、带着个吵闹熊孩子的和睦一家。他们任凭霜雪披在身上,嬉笑玩闹,浓情蜜意。衬得撑着黑伞一个人在其间穿行的秦明像从旧电影走出来的人物,格格不入到极点。
       他上次办案的时候曾经在这里发现一家不错的咖啡馆,即使不进门,咖啡的香气也能眼泪一样,歌诗一样渗漏出来。
       当时林涛自作主张给他要了杯玛奇朵,硬说什么黑咖啡喝太多不好,边说“这个甜,还特好喝”边一脸献宝似地递过来。秦明很嫌弃,但本着浪费就是耻辱的人生信条他还是乖乖喝掉了。林涛说得没错,甜,但是甜度刚刚好,焦糖的味道恰如其分地跳跃,伴着粘稠的液体滑过每一寸味蕾。秦明尝完微微点头说了句“还行”,对面的男人就一脸得意,笑得比他手上那杯东西还要甜。
       秦明突然地就开始想念那杯咖啡,所以即使需要穿过吵闹的平安夜街头,他还是想去那个咖啡馆要一杯焦糖玛奇朵来满足他的饥饿感。顺便看看,没有了林涛的它是不是还是一样甜。
       他的心脏仍然像被什么东西不轻不重地叩击,却又找不到原因所在,只觉得手足无措,只知道那叩击声在命令他叹息。
       平安夜每个商家都迫不及待地营造气氛,门口摆上绕了一圈一圈小彩灯的圣诞树,玻璃上贴着麋鹿和白胡子老头。灯光,雪片,人群仿佛嵌在这条街上的各色宝石珠钻,烨烨生辉。有一个女孩在街边卖唱,声音清甜,指如削葱根,漫不经心地拨弄着琴弦。
       面前的人群已经换了一拨又一拨,秦明的黑伞始终像一座孤岛,漂浮在灯光流水中。
      要不怎么说缘分是很玄妙的东西。
      秦明在一家服饰店前停下了脚步。他透过装饰繁杂的橱窗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披着灰色的大衣,肩背宽阔,脸上万年不变的傻笑。
      这是这个晚上秦明第三次想要叹息。

【5】
      林涛正对着手里的两条围巾犹豫不决,他在这站半天了也没得出个结果来。
      手上一条是灰白格子,尾端却缀着流苏,他应该不会喜欢。另一条是纯粹的深蓝,只是太纯粹了,会让他看起来更不像活在这个世上的人。
      林涛今天在这瞎逛了很久,为了一份圣诞礼物挑挑拣拣,婆婆妈妈的,一点刑警队长的魄力都没有。
      明知他收到礼物也只会淡漠地说一声“谢谢”,或者运气好的话能多得一句“圣诞节对我们毫无意义”的嘲讽,他还是很想挑一份好的礼物。谁收到礼物都会开心的,秦明也不例外。
      林涛总是抓住各种能让秦明高兴的机会,只要能看他略略上勾的嘴角也好。
       他想起秦明就止不住地傻笑。这是病,治不好。
“林涛,没有人会送给女孩子这种围巾的。”
       有那么一瞬间林涛还以为是幻听,可是他一转头,秦明就确实站在他身边,他吓得差点把手上那两条围巾都给扯烂了。
“秦秦秦秦明?!你怎么会在这?”
“一日不见林队长的结巴功力更上一层楼。路过,但实在瞧不起你的审美水平我就进来了。”
       林涛还没从刚刚还在脑海中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直勾勾地盯着秦明。他刚从外面进来,身上还残留着雪夜冷冰冰的气息,眉眼里仍旧是暖气吹不融的淡泊,脊梁笔挺,嘴唇紧抿。
       直到秦明被盯得微微皱起眉头他才回过神来,把视线放回他手上的两条围巾。
“怎么了,都不好看?我眼光有那么差吗?”
“差”秦明毫不留情地吐出一字“有人会送给女朋友颜色这么沉的围巾的吗?”
“女朋友?”
“嗯。怎么,不是送给宝宝的?”
      林涛没有回答,秦明权当他是害羞沉默了,他从排成一列的围巾里挑出一条,递到林涛手上“就这条吧。”
      林涛接过来一看,围巾粉白相间,毛茸茸的,软乎又暖和,末端绣着一只猫,尾巴卷曲出可爱的心形弧度,看着确实是很受女孩欢迎的类型。他捧着围巾看看它又看看秦明,有点迟疑,“你确定真的适合吗?”
     秦明对他挑挑眉“你怀疑我的品味?”
     “不是不是”林涛连忙摇摇头,思考了一下后小心翼翼地说“先说好了这可是你挑的,他要是不喜欢就怪你!”
     秦明嫌弃地看了一眼,不情不愿地说“怪我”。
     看着林涛欢天喜地地跑去结账的背影,秦明揉了揉发痛的额角。
     这算什么,我还给自己的情敌挑礼物了。

【6】
     秦明跟在提着袋子傻笑的林涛后面出了店门,刚打算撑伞离开,林涛就兴冲冲地对他说“秦明咱们接下来去哪?”
     秦明有点愕然,指指林涛又指指自己
“咱们?”
“对啊,大好的平安夜你这就打算回家了?”
“大好的平安夜你不去陪你的宝宝?你不是还买礼物了吗。”
     林涛突然变得有点窘迫起来“宝宝她……她今晚没空,礼物当然明天圣诞节再送了。哎呀别问了,老秦你就陪陪我嘛。”
     “不,滚。”秦明无情拒绝。他突然觉得有点烦躁,一股气莫名其妙地堵在胸间。抬脚就要走,却感觉到自己的大衣被拉住了。秦明无奈地说到“林涛,放手。”
     只是林涛铁了心一般攥得更紧了,像一个三岁小孩在耍赖皮“我不,老秦你陪我。”
     秦明转过身刚想教育教育他让这个成年男人脑瓜开开窍,就看见林涛用狗狗眼巴巴地望着自己,手里还抓着他的大衣,一脸委委屈屈,跟秦明抢了他钱一样。他望着秦明,再次开口道“秦明,陪我。”
     瞧瞧他这德性。
     秦明听见自己叹了口气,说“你先松手,去哪。”
     瞧瞧我这德性。
     林涛跟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松开了手恢复到兴冲冲的状态,变脸速度快到四川老艺术家都自愧不如。他顺手搭上了秦明的肩膀,豪气干云地说“走老秦,带你去吃圣诞大餐。”
     秦明习惯性一脸嫌弃地捏开他的手,只是林涛今晚接二连三地脑子被撞到一样不死心地再搭上来,秦明很有耐心地又一次捏了下去。林涛第三次搭上来的时候秦明已经有点想发火了,眉头紧紧皱起来。
     林涛偏过头,几乎是贴着秦明的耳朵在说话“老秦你可别逼我牵你的手啊。”
     热气吹拂过耳朵外廓,林涛语气里满载着笑意,明知是戏弄秦明的耳根还是不争气地红了,欲抬的手一僵,慢慢放了下去。
     林涛看着忍气吞声的秦怼怼闷声生大气简直乐得不行,丝毫不理会秦明杀人一样的目光,不着痕迹地由搭变搂,就这样用一种只有情侣才会用此时他们却做得无比自然的姿势向前走。
     秦明被搂着肩没法打伞,飘落下来的雪很快就化为积压在发丝和肩上沉甸甸的重量。他突然有点庆幸林涛让它没办法撑开伞。雪这东西比雨温柔多了,安静,恬淡。他的皮肤总会被雪花滑过,像极了轻柔的触摸,雪夜趴在他耳边呢喃软语,诉说着来自天空的情话。他转头去看林涛,他的头上也积了不少雪,反射出银亮的柔光。
     心脏被什么轻轻缓缓叩击的感觉再次出现,他又想要叹息,可最后还是微微笑了。
     霜雪落满头,也算是白首。

【7】
     等秦明和林涛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林涛又死乞白赖地让秦明再多陪他一会儿,起码等到凌晨圣诞的钟声响起来。秦明已经开始气急败坏,只会重复“这到底有什么意义”,最后还是架不住软磨硬泡留了下来。
     他们又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圈,最后决定坐下来慢慢等着钟声。秦明坐在长椅上抬手看着腕表,十五分钟,他还有十五分钟就解脱了。
     “哎差点忘了,幸好平安夜还没过,给你老秦。”
     林涛抛过来一个苹果,秦明准确地接住。应该是红富士,形状圆润,颜色鲜亮得不像话。秦明慢慢摩挲着有点粘手的果皮,和三小时前他吃的那一颗不同,带着林涛的温度,像一团小火球,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
    林涛把装着刚刚买的那条围巾的袋子放在腿上,凝视了很久,开口道
“老秦我问你个情感问题”
    秦明挑眉看了看林涛,似乎没有要逗自己的意思,他点点头,“你问。”
    林涛难道地看起来有点慌张,有点犹豫,他又沉默了一会儿,久到让秦明觉得林涛果然是在耍自己,他才重新开口
“老秦,其实我早就和宝宝分手了”
   秦明心里一跳,那叩击声突然变得剧烈而响亮,他喉咙干涩,问“为什么”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一个刁蛮任性,嘴上得理不饶人,不会照顾自己也不会照顾别人,不爱说话只爱怼人的家伙。”
“他人很冷,嘴很毒,但其实很温柔,很温柔很温柔,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要温柔。”
“他最害怕的是下雨,我最害怕的是他难过。”
“他今天陪我过了一个还不赖的平安夜。今晚我本来想趁着去他家送圣诞礼物的时候顺便告白,可是他给自己挑了条很不适合他的围巾。”
“秦明,你说我还该不该送。”
     秦明一转头就撞进了林涛眼里的情深似海,他深棕色的瞳仁爱意流转,仿佛乘着星空的湖水在里面摇摇荡荡。他们相顾无言,四周一切都似被按了静音键,连雪也变得沉默起来。
     林涛第一次在除了下雨以外的时候看见秦明脸上流露出迷茫和手足无措。他不由地苦笑起来。这个问题对他会不会太难了。
     秦明低下头,盯着在自己脚步不断堆积起来的飘雪。林涛等了很久,他听见秦明闷闷地说
“林涛,你是不是拐着弯在骂我。”
“啊??秦明我……”
     秦明无情打断了林涛。
“我也问你一个情感问题。”
“我喜欢一个人。”
“一个傻,智商不足,品味差,笑起来一脸褶子,蠢得人神共愤的人。他脑子实在不够用,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喜欢他。”
“我怕雨,他怕黑怕老鼠还怕我难过。”
“我陪他过了一个挺糟糕的平安夜。他打算告白的时候要送一条很不适合我的围巾,可那是我自己挑的。”
“林涛,你说我还该不该收。”
     秦明看着林涛笑了,笑得堪称动人,弦月、花影、涟漪一般淤在他的嘴边。他额发和弯曲如虹的睫毛上都挂着小雪珠,让他美得像不小心从云端跌入尘世的神祇天仙。
     林涛突然哑了,早准备好的大段大段告白词被通通投进他脑海里的碎纸机里。他半晌才挤出几个字“秦明,我……”
     当,当,当。
     林涛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在钟声敲响的时候,他把秦明的手牵过来与之十指相扣,他笑着对他说
    “秦明,圣诞节快乐。”
     秦明不过圣诞节。
     他说“嗯,圣诞节快乐”

【8】
“林涛,你知道圣诞节槲寄生下面该干什么吗。”
“不知道,我不懂那些。我只想知道,我现在可以亲你了吗?”

评论(21)
热度(352)
  1. 豆了个豆了个包三百六十七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叫我豆傲天

© 三百六十七 | Powered by LOFTER